中国补锅匠

华道安 (Donald B. Wagner)

中文翻译:杨盛
(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副主任)

2013 年 3 月

点击 图片以放大

铸铁锅是中国传统技术的奇迹之一。这些铁锅如何铸造请参见这里。 使用这些铁锅会引出另一个奇迹:走街串巷的补锅匠用一个小火炉里的铁水修补损坏了的铁锅。

来到中国的外国游客对这些补锅匠十分着迷,我们有一些关于补锅匠工作细节的详尽记录,这些记录涵盖18世纪,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一些情况。我在下文中摘录了其中一些最好记录。

在18世纪和19世纪的广州,一些大的画室生产大量的纪念画出售给外国游客。下面的画作是一幅描述补锅匠工作的水粉画,来自于这些画室的一家。

当我的朋友刘培锋把由裴池善先生拍摄的一张照片展示给我时,我感到很惊奇和喜悦,因为在下文看到的这张照片中,展示了一个补锅匠和他的行头(2006年)。



19世纪中叶,广州一位不知名的中国艺术家绘制的水粉画。 (丹麦哥本哈根皇家图书馆收藏,Ny kongl.Saml. 346b, 2°, no. 33)。



裴池善2006年4月拍摄于山西泽州,引用经过了他的许可,得 益于刘培锋的热情帮助。



补锅这项传统手艺的最早是由荷兰外交官范巴朗(Van Braam)在1795年记载的。这里给出的是中译文翻译自英文版本。法文原版可以参见这里。他文中的插图和上面的中国水粉画十分相似,说明他曾看到过 这种绘画题材的较早版本。


范巴朗(André Everard Van Braam)著,An Authentic Account of the Embassy of the Dutch East-India Company to the Court of the Emperor of China in the Years 1794 and 1795 . . . [1794至1795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全权 特使觐见中国皇帝],第二卷,第78–79页,伦敦,1798年。


1795年2月17日


在我们短暂停留的方口村(北京附近),今天上午我有机会看到一个补锅匠在工作,我以为这是在欧洲从未见到过的。他正在修补和焊接一个布满孔洞的铸铁煎锅,复原其最初的状态,使得它们可以使用如初。他做到这一点甚至没有些许麻烦,如此迅速成功地完成让我惊讶不已。如果没有亲眼见 证这个过程,谁也觉得这是不可能。

这位补锅师傅的所有行头只有一个小箱子,16英寸(40厘米)长,六英寸(15厘米)宽,18英寸(45厘米)高,分为两 部分。上半部分包含三个抽屉,装着所需要的铁炭之类的原材料,下半部分是风箱,当要用火时,这个风箱可为一个8英寸(20厘米)长,4英寸(10厘米)宽的炉子鼓风。熔化焊接用的小铁片是一个坩埚,大小比一个烟斗稍大,这种坩埚的陶质与在欧洲使用的坩埚陶质类似,然后全部焊接工作持续三到四分钟。

补锅师傅将坩埚中熔化的物质用一块湿纸收集起来,将其带至煎锅上待补的孔洞或裂缝,并将其补于此处,而他的助手将表面刮平,再用一块湿的亚麻布打磨。坩埚的数量取决于填补材料使用的多少,坩埚陆续被清空后,所有的孔洞也被铁水修补完成,修补材料与破损的容器固结在一起,变得像新的一样。

我看到的这个炉子上面的坩埚有8个之多,熔化时的坩埚上盖了一块石头,以此来增加热力。



范巴朗的插图只记载于法文第一版(费城1797年)中,在第281页的迎面页上,而后来的版本中,如1798年巴黎出版的版本和1798伦敦出版的版本,都没有出现。

美国马萨诸塞州塞勒姆市的Peabody Essex博物馆Bruce MacLaren博士告诉我,文中插图参考的原版中国画作最初的所有者是范巴朗,现收藏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中央国家图书馆中。


下面的描述, 是由美国驻新加坡领事约瑟夫·马里士他(Joseph Balestier),于1850年在美国专利局专利说明书中公开发表的。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er of Patents for the Year 1850, Part I: Arts and Manufactures. [1850年的专利委员会报告,第一部分:艺术和制造]。华盛顿:众议院出版办公室编纂,1851年(31st Congress, 2nd Session, Ex. Doc. No. 32)。


修复铸铁容器开裂或破损部位的中式工艺


也许没有什么比这种中式工艺更能代表并体现东方手艺最高超的匠人智慧。这个工艺只能出现在多年处理金属的经验积累之后。这个工艺是一个普通的匠人,用一把木炭将铁料熔化成蜡或牛油般的液体来使用,在我国铸铁工人看来这是天方夜谭。每年都有大大小小成千上万的容器被我们丢弃在一边,如农场里的昂贵的熬糖锅,肥皂厂和啤酒厂的大型容器,以及煮沸锅等。都可以通过这个简单的方法修复加固,并且费用极低。

范巴朗是1794-1795年期间荷兰访问北京使团的副官,后来定居美国,他带来了龙骨水车以及其他一些中国的发明。简单而高效率的补锅工艺令他十分惊奇,他似乎是第一个观察到它的欧洲人。

……

马里士他(Balestier)先生,美国驻新加坡领事和驻东南亚地区的全权特使,他在最近回访美国期间,友好的向专利局提供了来自东方的有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的一些信息。

在向他建议调查科目中,这种铸铁工艺被这样提及:中国人的完美而古老的手艺。中式铁锅的优质和轻便是众所周知的,而且看到中国人用少量的熔融金属修补好已经损坏的铁锅,也着实让人兴奋和惊喜。

上述提及的两类技术的第二种,马里士他先生经常见到,但并没有得到他特别地关注。他保证记录下每个步骤的详细过程,使得每个技工都可以成功地执行这项工艺。他在下面的附信中,将工艺的每一步都写清楚了。范巴朗的假设,倾向认为修补的部位两侧熔化接合在一起,或者说用其他金属焊接在一起,而从马里士他先生的调查来看,我们认为这并非事实。熔融的金属液填充裂纹部位并穿过容器到达另一侧,从而在容器两边形成一个类似于铆钉的结构。




澳门,1850年2月6日。

致:Thos. Ewbank 先生,专利局委员,
华盛顿专利局

亲爱的先生,根据您的请求,我仔细观察了对铸铁容器的裂纹重新进行修补的中国式工艺,在受损之后采用可以恢复如前。详情如下:用来给您做个说明的容器样品,已装在一个盒子里,由美国海军准将Geisinger担任船长的St. Mary圣玛丽货轮装运回国,这位船长将保管这件货物,直到您告诉他需要寄送的地址。

寄来的容器是我采购的铸铁锅,直径12英寸(30厘米),深四英寸(10厘米)。第一处部位有一条长3英寸(7.5厘米)的裂纹,第二处部位则完全断裂,分别实施了两种不同的修补工艺。

修复匠人先用锤子对破损位置的边缘稍做修整,以便于扩大裂缝,在这之后的破损碎片部分被放回原来的位置,通过木条固定住。

准备工作完成后,将粘土制成的坩埚放置于木炭之上,把随身携带的小铁皮炉点燃,炉子通过一根水平金属管来鼓风。只要坩埚里的铁料一开始熔化,就把它倒在一层部分被烧焦的稻壳上,这些稻壳事先平铺于一块对折的厚布上面,这是为了防止熔化的金属突然冷却和硬化。然后,用右手把熔化的金属对准需要补的地方,从下往上从外往里迅速的一挤,铁水就从漏洞处冒了上来,左手用另外一块砂纸从容器内部迅速的对压下去,整个操作牢固可靠,干净整齐。

如此,你会认识到,这个中国的工艺可以对各种规格的破裂的铸铁容器重新实施修补,固结它们的是在液态下的铸铁。

谨禀亲爱的主席先生
J.马里士他

此壶的重量是31/4磅(1.5公斤)。除中心部位超过了2英寸 (5厘米)厚,底部平坦便于搁放,而事实上它的厚度几乎没有超过1/10英 寸(2.5毫米)。壶把手浇铸在壶体上,但似乎是先被预制成型后再装入制作模具上。壶的内外表面很平滑,似乎并不是翻砂模具所制,因为制作材料与铸铁材料的外观不同。

......

坩埚并不比一个顶针大多少,制作的材料显然和我们普通的砂坩埚相同,除了外形,并不能对它们加以区分。

一次熔化的量看起来并没有覆盖超过半英寸的裂缝,因此从补过的部位看,起码用熔化的金属进行了九次的热补工序,在里面可以看到多块凹凸不平的相互接触的薄片状修补材料,而在外面,也可以看到相同数量的膏状金属突起。

盖勒(Gale)博士是专利局的审查员之一,在我的请求下,对壶底的成分做了化学分析,发现它是非常纯净的白口铸铁,几乎没有任何杂质,除了有点碳和硅,这些是铸铁中的常见成分。

下图是一位流动的匠人,随身带着他的行头,正在街上工作。面前的木箱子是他的风箱,可以尤邦科(Ewbank)著《水力学》的第247-249页找到图片上风箱的说明。其原理是双动活塞作用。风箱除了活瓣和活塞垫片,全部由木材构造而成,活塞垫片由纸片制成,格外耐用。一把长而粗糙的锉刀是补锅匠人的一种常见的配件,锉刀光滑的一端挂在木箱上的一个环上。操作时,这个铁环还可以替代铁砧和钳子,可以用于增加或减少的锉子上的压力。





后来,伟大的冶金学作家约翰·珀西(John Percy)问了北京的一个医学传教士威廉·洛克哈特(William Lockhart),有关这种技术的更多信息。

约 翰· 珀西[John Percy], Metallurgy: The Art of Extracting Metals from their Ores, and Adapting them to Various Purposes of Manufacture. [Vol. 2:] Iron; Steel [冶金学:从矿石等原料中提取金属,并将其加工 成具有各种用途的艺术 第2卷:钢铁], 伦 敦,1864 年,第747-748页。


修补破损铸铁容器的中式工艺

中国广泛使用圆碗般的容器或薄的铸铁锅作为烹饪用具,如煮饭等。这些铁锅很久之前由伦福德伯爵(Count Rumford)描述过(《政治、经济、哲学论文集》, 1802年, pp. 298–299),他的文章提到过补锅匠人的这种巧妙修补的方法。我的朋友洛克哈特(Lockhart)医师,是一位不屈不挠且在中国很有名的医学传教士,目前在北京管理一家医院,应我的请求,他购买了一件修补过的铁锅标本,和一套修复工作中使用的设备,他把这些放在杰明街博物馆进行展示,在那里现在可以看到这些设备。由于这件铁锅的厚度薄,制作起来十分困难,但它们通常是由中国人自己制造的。

我从洛克哈特医师处收到以下说明:

“这些铁锅多用于煮饭或煮其他蔬菜等,制作的非常薄,在中国大厨的眼中薄是这些锅最出色的特点,由于这个特点,需要很少木柴就可以把水烧开。几年前,在伯明翰制作了大量类似于中国铁锅形状的锅,但当地人并不愿购买,因为太厚,浪费柴火。如此之薄的铁锅,很容易遭到破坏和开裂,在这种情况下,它们需要一个补锅匠人,补锅匠人常挑着他的货担行头,走街串巷,吆喝着“补锅补盆修东西嘞”。经常可以看到这些匠人中的一位在修理铁锅,这个锅不仅仅是开裂,而且还缺损了一块,大小在一英寸见方(6.5平方厘米)。他首先清理的断裂处边缘,用凿子刮一下,再用砖块摩擦一下,之后将待补容器反转,放在一个低三脚墩上,这样可以便于轻松地用双手对里里外外进行操作。在补锅匠的身边,放置的是他的各种货物和工具箱。他用的小坩埚,只有一个顶针的大小,里面放着小片的铸铁废料,然后将坩埚放入一盏普通玻璃酒杯一半大小的小炉子中(博物馆中的那个稍大),炉子中填满了木炭,在鼓风管作用下,产生很大的热量,短时间内熔化铁料。补锅匠人将熔化的铁水倒在一块覆盖炭灰或泥灰的毛毡上,用他的左手将铁水引入待补容器的内部,往待补部分一按,同时在另一侧用同样盖灰的毛毡对从裂隙或孔洞中突出的铁水一压。匠人重复这个过程,直到铁锅修补完成。然后,他用一块碎砖瓦打磨新表面的凸出的粗糙部位,使其光滑。最后为了检验他的工作是否完美,试着把水倒入容器,还回它主人手中,然后收取3到4先令的酬劳。

美国驻新加坡的领事马里士他先生,于1850年在美国发表了补锅工艺的详细说明(见上文)。范巴郎是荷兰驻北京大使馆副官,后来定居美国,他在1794-1795年期间也做过类似的描述(见上文)。在这份说明书中,熔融铸铁倒在一块湿纸之上呈圆球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利用了水的张力。马里士他先生的记述大体符合洛克哈特医师的认识。没有实际的焊接过程;但裂纹处被类似铸铁铆钉锚固住了,当然没有锤击过程。

……

修补用的炉子是由薄铁板所制,开口稍浅呈圆形,上缘直径 5 1/2 英 寸(14厘米),5 1/2 英寸高,内衬耐火粘土,底部有几个小铁条作炉篦子和鼓风装置,工作原理与法拉第炉一样。(参见法拉第(Michael Faraday)著《化学处理》,1831年,第92页。)


鲁道夫·P·霍梅尔(Rudolf P. Hommel),在19世纪20年代曾游历中国,并撰写一本精彩的书,关于中国传统的技术。他在江西省樟树市看到了一个补锅匠正在工作。

鲁道夫·P·霍梅尔[Rudolf P. Hommel]著China at work: An Illustrated Record of the Primitive Industries of China’s Masses, whose Life is Toil, and thus an Account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劳作中的中国:辛苦劳作的中国大众的手工业图录,因而也是中华文明的记述],纽约,1937年,第31,32,34页。(译者注:2012年北京理工大 学出版社把鲁道夫·P·霍梅尔的著作翻译为《手艺中国:中国手工业调查图录》。)


铸件修补


我们有一个用坏了的铸铁火盆,有几处残缺,要找那位补锅匠人把它修好。前些天我看见他在城里转来转去,收了些铁锅来补,所以我知道他应该就在附近。他来时带着他的行头,还带来一个拉风箱的助手。他把风箱放在地面上,风箱的形状呈圆形像加农炮一般,约21/2英尺(75厘米)长,直径7英寸(18厘米)。为了把它固定在地面上,他用一根绳子带紧风箱, 绳子两头用长钉固定在地面。炉子是一个陶制的圆 筒,约13英寸(33厘米)高,直径6英寸(15厘米),在底部附近有一个洞,有一根金属管把风箱和炉子连接起来,用于送风。接口处小心地用泥抹严,防止漏风出来。炉子的内径约为31/2英寸(9厘米)。生火前先用几块烧结的粘土块垫在炉膛底部,然后点燃一些稻草放进去,再装入一 些小块的无烟煤。点火时便开始推拉风箱鼓风,没 有用其他方式助燃。很快,拨弄了几下装入的煤块,轻快的火苗窜了起来。匠人拿出陶制坩埚,在火上烤热,然后把坩埚放到炉子中的煤堆里。然后,把一些小的碎铁片放进坩埚,并逐渐装入大块铁片。坩埚的直径大约2英寸(5厘米),深21/2英寸(6厘米)。在炉子的顶部,匠人用涂满湿泥的稻草垫子作炉盖,还有一块铁碗残片压着在上面 固定草垫子用。与此同时,他的助手一直在推拉风 箱,大约15分钟后,铁片在坩埚中熔化。这名补锅匠搅拌了几下铁水,撇除表层的灰渣,直到铁水变得纯净可用。要修补的东西,除了我们的火盆,还有几只铁锅。在地上支起了三个铁桩子,铁锅放在上面来修补。匠人面前有一个小篮子草木灰,他左手也抓了一些草木灰。在他的右侧有一个小陶勺,他从坩埚中舀出一勺铁水,放到毛毡垫子上,从铁锅下方推入待补孔洞。同时,他拿一块棉布紧卷成的圆筒,从孔洞的另一个侧面紧紧按下。以这种方式将适量铁水完全填充进孔洞。并且由于从两侧施加的压力而使得修补表面变得光滑。至此修补这个小洞的工作告成。就我们的火盆来说,破损的部位较大,修补需要采取别的方式。匠人从旧铁锅上裁下一块铁片放进破损部位。用两条竹条成十字交叉夹住铁片(如图49所示),让后沿补丁铁片周围的缺口填入铁水,直到铁片与整个铁锅表面固结在一起。令我吃惊的是,这位匠人也修补破损的外国制造的搪瓷脸盆。在填入破损处的铁水冷却之前,抹上了一些填补处抹上湿泥。匠人给出的解释是,为了加固修补部位。为了使家用铁锅后补上去的部位平滑,可以在补铁还炽热时用一块松香树脂打磨。

以上来自江西樟树的观察。



图49 铸铁器修补。

草图所示,火盆待补的部位放置一块铁片,虚线部分表示火盆的完好部分。竹条呈十字摆放夹住作补丁用的铁片。用取自坩埚的铁水,沿铁片放置后形成的缺口处填入。铁片一被铁水固结,就把竹条撤去。


以上部分是华道安先生2009年8月17日的最新研究。

Addition, 29 May 2012:

补充,2012年5月29日:

我的朋友保罗(Paul Rondelez)向我指出,19世纪在爱尔兰的吉卜赛人中的流动补锅匠,可能也使用了类似的手艺。P. W.Joyce在1905年写了一篇关于重建早期爱尔兰式炉子的文章,他的文章结尾写到:

我可以补充的是,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在利默里克郡(Limerick)见过一种炉子,与前面描述的炉子十分相似,流动的补锅匠们使用这种炉子,尺寸小而简单,用于铸造,但他们用的是无烟煤而不是木炭。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对炉子进行了粗加工制作,在几分钟之后,一个湿粘土小炉子做好并放置在一个木制的框架内,并在上面安装上鼓风管。通过这个粗陋的发明,他们成功地熔化了小片铸铁,可以用于修补锅碗瓢盆和其他铸铁件的缺口或裂口,过程非常的简陋,但的确很有效。他们用一个湿粘土硬模把残缺部位一围,将白色的熔融金属倒入,冷却后可以牢固地附着在待补器物之上。各家的主妇们总是把破损的容器放在一边,等待补锅匠人的下一次到来,这些匠人从不会失业,在每一个小村庄都有很多工作等着他们。

P. W. Joyce 著‘The Old Irish Blacksmith’s Furnace’  [早期爱尔兰的铁匠炉],The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Antiquaries of Ireland [爱尔兰古文物皇家学会期刊],第五辑,第35卷,第4期,(1905年12月31日),第407-408页。http://www.jstor.org/stable/25507471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