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关于 1930 年江西寻乌县钢铁业的记载

“实事求是”,是贯穿整个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 原则。在早年党内的积极分子已经在不同的地方对当地情况进行了大量调查。毛泽东在 1930 年的《寻乌调查报告》已经出版(1982 年版),这份报告是他成为党的领导人之前所写。毫无疑问的是,还有其他许多对于历史学家而言同样有价值的报告躺在档案库中。《寻乌调查报告》的中文版长达 141 页,详细的描述了寻乌县和一些最重要的城市的社会和经济情况。这里翻译的部分是第 3 章“寻乌的商业”第(17)段。文中提到的地名参看

17)打铁

三家打铁店,叶师父、杨师父、李师父。杨师父安远人,叶、李均于都人,每家资本五十元内外。打的是篾刀,柴刀,斧头,锄头,铁鉔〈即耙头),耘田把,耙〈大耙,牛拖的),链鲤刨,梭镖(寻乌土话"尥子",梅县叫"挑笔子",东江叫"尖串"),刀麻 (菜刀),锅铲〈炒菜用),铲子〈刨锅:头用),火钳,火铲,钩环(挑水用),铁勺 (舀米舀油用),木匠用各种铁器 (各种刨铁、各种凿子、斜铲、铁锤、凳头钳、角罗钻、割刀),铁尺(做衫压布用),绵刀子 (裁缝用),马刀,关刀,双刀(卡子刀),小拐子(小把),铁钉,门鎝 (上门用),铁箍。除马刀、关刀、双刀外,余均家常用具,销向城厢附近。打铁器和打铁方法,一概旧式。

铁是城区南厢的黄沙水,双桥区的铁鉔水、石塅坑,南八区的车头、横径、大陂角六处地方所产,每处都有炉,铸铁,又铸锅头、犁头、犁壁〈犁𨧢〉。铸出的铁不但销在本县,大部分还是销往惠州、石龙,也有销往门岭的。锅头除销本地外,约有半数销往会昌及赣州,还有一小部销往潮汕。犁头、犁壁销在本县。每个炉子要挑响炭的(响炭即木炭,铸铁、铸锅都用它,挑的约二十人),烧炭的(用木烧响炭,每窑三人,五窑炭供一铁炉,共十五人),运砂的(铁砂从山崩下,农民挑运卖与打炉子的,这种工人不便统计),以及炉厂内的工人(高炉铸生铁十人,炒炉铸熟铁十二人,铸锅头十,二人,火夫一人,坐柜和行走三人),共计一炉铸铁需二百人上下。每个炉子单铸铁要资本千元,单铸锅头也是千元,铸铁兼铸锅头则需二千元,大宗开支是砂子和响炭,其次是工人的伙食、王钱。炉厂有独家开的,也有合股开的。工人的工钱,师父(工头)每天十二毛,工人三毛,伙食吃老板的。坐柜每年七十元。师父和工人以日计,做一天算一天,坐柜以年计。还有神福、红包和来往盘缠,都是老板对工人的缴费。师父地位很高,待遇不好他就弄鬼,生意就要蚀本。师父会做的每年可得工资五百元。每间炉厂每年能生产四千元,六个厂二万四千元。民国以前没有洋铁来或来得少,工价又便宜,寻乌的铸铁生意比现在大,会做的炉厂每年能生产二万元以上。前清时虽只有两间炉厂,却共能生产四万余元。现在炉数加了,每间炉厂的产量却减少了,主要原因是工钱贵 (工钱贵是因外来工业品贵) 和洋铁侵入。

铁价现在比三十年前 (光绪二十五六年)贵两倍,那时生铁每担〈四十斤左右〉最贵不过十一毛,现在却是三十二毛了,即需八分钱买一斤生铁。三斤生铁打成一斤熟铁,价五毛。

本城三个打铁店,两个于都人,一个安远人。乡下打行炉的通通是于都人。于都铁工很多,三千七八百座炉子出门,高炉每座四个人打,矮炉三个人打,共有铁工一万三千左右。他们打铁在江西,而且打到福建、广东,打到南洋去的也 有。

(摘自《毛 泽东农村调查文集》,北京,1982 年,第 89–9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