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道安 钢铁生产大跃进的背景
中文翻译:杨盛

点击图片以放大

“钢铁生产的大跃进”(1958–1960)

关于群众运动和这一时期情况可以参见一些英文文献, 如 Roderick MacFarquhar 的 The origin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vol. 2: The Great Leap Forward [文化大革命的起源,卷二:大跃进时期],牛津大学,1983年;Michael Schoenhals 的 Saltationalist socialism: Mao Zedong and the Great Leap Forward 1958  [社会主义进化论,毛泽东和 1958 年的大跃进方向],斯德哥尔摩,1987;‘Yang Xianzhen’s Critique of the Great Leap Forward’ [杨 献珍关于大跃进方向的批判],Modern Asian studies [现代亚洲研究],1992 年,26.3: 591–608;S. A. Nikolayev & L. I. Molodtsova 的  ‘The present state of the Chinese iron and steel industry’ [中国钢铁行业的现状],Soviet geography: Review and translation [苏联地理:回顾与翻 译], 1960, 180: 55–71;R. Sewell 的  ‘A guide to the Chinese steel industry’ [中国钢铁行业指南],The British steelmaker [英国钢铁制造商], 1960 年 7 月, 259–263;Robert R. Bowie & John K. Fairbank 的 Communist China 1955–1959: Policy documents with analysis [中国共产党年鉴 1955–1959:政策文件分析], 剑桥, 马萨诸塞州, 1962年; Harold C. Hinton 的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949–1979, a documentary survey, vol. 2: 1957–1965: The Great Leap Forward and its aftermath, [中国人民共和国1949-1979年,调查记录,卷 2:1957–1965:大跃进及其后果],特拉华州威尔明顿,1980年。

1949 年共产党的上台执政,结束了十多年的战争局面,迎来了和平时期。在最初几年,政府全力解决了一些尖锐的问题: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基础设施的重建。与此同时,在苏联的帮助下迈出了第一步,开始建设煤矿、钢铁厂、炼油厂等现代工业。

中国的基础设施(铁路、公路、港口、电网等)的建设需要大量的钢铁,但苏联顾问建议建设的大型现代化钢铁厂,又需要已经建设成熟的基础设施来支持。于是出现了一个“僵局”。对工业的投资的资本积累只能来自于农业,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苏联农民的收入盈余通过剪刀差的方式被没收。但是中国农民本身只有很少的盈余,而且毛泽东和他的同事都是农民出身,他们没有斯大林的那种对农户的仇恨和蔑视。大约在这个时候,中国和苏联的紧张关系开始显现出第一丝征兆。

在 1956 年发动了后来被称为“小跃进”运动。鼓励农业合作化。满足当地供应的小型工厂的生产活动成为了现代大规模的工业生产活动的补充。当地小规模的工业,建设周期短,原材料就近取材,减少了中国欠发达的交通基础设施的压力。农业合作化的形成,增加了农业产品的产量,想必也可以更容易征税。

为迎接一五计划中钢铁冶炼的挑战,冶金工业部设计和建造了几个现代化的高炉,但体积不大,通常为 50-80 立方米的高炉。与 1500 至 3000 立方米的现代化高炉相比,这些高炉确实不大。但传统的高炉很少有超过 10 立方米,例如在大别山的高炉大约 0.4 立方米左右。

在 1957 年 6 月召开了地方小高炉设计工作会,根据与会者的总结报告,这次会议基本上很积极。以下是关于小高炉规模选择的 总结:

地方建设小高炉的规模(即产量),主要应是满足地方的需要,并不是“面向全国”。特别是原料交通条件不具备的地方更不应将规模搞得 过大。很多同志在发言中主张,地方建设小高炉以 30–50 立方公尺的炉子较为适宜。唐福民同志说: “根据初步分析和经济比较,目前设计的 80 立方公尺的高炉一般单位投资约为 2.5 万元(包括炉体本身,水、电、交通、福利设施,下同); 50 立方公尺的小高炉的单位投资约为 1.8 万元;而像四川、湖南一些地方已有的 30 立方公尺以下的小高炉单位投资仅为 1.3 万元左右。(《冶金报》,1957.22: 18。)
小规模的现代化炼铁厂

小规模的现代化炼铁厂,河南焦作,1959年。最左边是高炉。 (China reconstructs [中国建设],1959 年 12 月,26 页)。

小规模的现代化炼铁厂

现代化的小高炉,每天产量 5 吨, 1958年。 (Peking review [北京周报], 1958 年 8 月 12 日,第 4 页)。

在大跃进期间,工厂上班的工人工资是每月 50 元,因此,这些建设高炉的投资并不少。作为生产单位的工厂需要 20–30 名工 人,产品供应相对较大的本地市场。传统的高炉类型中最大的,例如在四川湖南的那些,仍然可以使用。但是建设的 重点是更大,更现代化的工厂,这是在 1957 年初,中央政府制定的战略,在 50 多年以后看来,好像适合当时的经济条件。

然而在有的省份,仍然对类似的大别山地区、福建地区的那种小高炉非常感兴趣。在偏远地区,这种技术从来没有被人遗忘,而且在 1949 年后再次蓬勃发展起来。如果当地重建要依靠外省钢铁的供应,往往需要资金和政治影响力,而这两者在最贫穷的地区都是不具备的。自然而然只能延续当地钢铁行业。在 1958 年的最后几个月,各省政府印发了大量关于小 高炉建设和操作的技术手册,这些准备工作在 1957 年已经开始。我在大别山地区钢铁业的技术说明部分引用了其中的一本手册。技术手册上给出的钢铁厂使用的技术工艺,这些厂需要的投资“只要”几万元。显然,这是指需要大量产业工人的工厂。在这一时期,还没有人提出农民应该走出家门,并在自家后院开始炼铁。

一些非常大的问题在这里被忽略了。大部分的小高炉使用木炭为燃料,他们的产量的提高必然导致环境的破坏。用煤矿冶铁往往会生产出具有较高的硫含量的生铁,可以在铸造厂使用,但它不能转换为有用的熟铁或钢。

政治上出现了转折。1949 年的革命后经历过一段快乐时光的知识分子的日子渐渐变的不好过。1957 年的“反右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场反对高级知识分子的运动。一些工程师和经济学家对可预见的后果发出警告,并因此被降职或解雇。反对无知和愚蠢的最后堡垒被攻下,革命激情占据了上风。

Peking Review [北京周报],3月4日,第8页;7月8日,第8页;7月29日, 第12页。9月2日,第4、6、7页;9月16日,第21-23页;9月30日第13-15页;10月14 日, 第15-16页;10月21日,第3-4页;11月11日,第14-16页;11月18日,第3页。12月 30 日,第6-9页。

从 1958 年的官方杂志《北京周报》可以看出,专家警告被抛于脑后,政府的雄心飙升。1958 年的国民经济计划包括建设 14 个小型和中型的冶金项目,项目由地方当局管理。在四月份宣布大跃进,农业集体化(合并农村合作社)被予以鼓 励,13000 家小钢厂被建立,这些小钢厂主要由新成立的人民公社管理。这些小钢厂的生产能力为 2000 万吨,即平均每家每 年约 1500 吨,这样的生产能力是由小规模的现代化工厂加上最大的传统高炉作坊构成。下面的照片或许可以显示当时建设的高炉的样子。


在四川成都附近农村的高炉 1959在四川成都附近农村的高炉 1959

在四川成都附近农村的高炉。据当地居民介绍,这是 1958 年大跃进时期建设的 6 个高炉之一。右边是炉的内部,从高炉底部拍摄。该炉子的情况表明可能从来没有使用过。

到 7 月底,据说有 5 万家小钢厂建成,8 月份 24 万家建成,9 月中旬 35 万家建成。大部分毫无疑问是很传统的小高炉,像大别 山地区和福建地区的那样。有多少实际产能尚不清楚。

人民公社

“人民公社”,1958 年大跃进时期的宣传海报。在右上方有3座高炉。在左侧是化肥厂和水泥厂。右侧中部是试验田,包括科学家(拿放大镜),讲师,和一满车从其他公社来参观的人。左侧上方是粮田和棉田。左侧中部是粮仓。再往前是医院和集体食堂。 左侧下方是敬老院。(国际社会史研究所,阿姆斯特丹,http://www.iisg.nl)。

在 8 月 29 日宣布的指令开始强力推行农业集体化。左边海报展示了包括集体食堂和 3 座高炉的理想化人民公社。每个高炉上标记 有“高炉”字样,它们或多或少参照了传统的高炉的类型的标准样式(见下面的照片),但没有鼓风装置和装料装置,海报中的高炉 工人看起来像是从一张现代化的西门子马丁炼钢平炉的照片中借鉴过来的。

甘肃省武山的高炉

甘肃省武山的高炉,1958 年。 (图片路易·艾黎,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的档案)。


在安徽省金寨县的高炉

在安徽省金寨县的高炉,1958年拍摄。 (All China Makes Iron and Steel,北京,1959 年)。

1958 年 9 月,毛泽东视察安徽一家传统的小钢铁厂,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家钢铁厂毫无疑问是属于大别山地区高炉类型,如右侧所示。这种高炉看起来很简单,任何人都可以建设和操作。毛泽东在接受一家报纸采访中号召开展钢铁生产的群众运动。壮志雄心现在已经有了新的高度:每个人,所有人,都应该走出去,冶炼钢铁。


这一时期的宣传杂志充满群众运动的热情,但是在灼热的报道中刊发的照片告诉我们是一个不同的故事。如果某人看过下面的两张照片就相信钢铁大跃进取得了成功,那他肯定是什么都信的懵懂之人。

宋庆龄

宋庆龄,孙中山先生的遗 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1958年在她家的后院打铁。 (China reconstructs [中国建设],1959年1月,第3页)。


群众运动建设的土高炉

群众运动建设的土高炉,1958 年。(China reconstructs [中国建设],1959 年 1 月, 第 6 页)。


深层次的问题来了,传统的小高炉操作起来其实不是那么简单。高效的操作需要的感受声音、气味和颜色,只有通过长期的学艺才能掌握。只有在哪些从来没有停止生产的地方,还保留着操作高炉经验,这些地方都是中国最贫穷和最偏远的地区。我们对这些地方知之甚少,因为记者和政客也难以到达这些地方。

Rewi Alley [路易·艾黎],China’s hinterland – in the Leap Forward [大跃进时期的 中国腹地],北京,新世界出 版 社,1961 年

唯一的例外是新西兰记者路易·艾黎,一个真正不畏艰险的浪漫主义者,他旅行到了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他可能是唯一的记者,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见到了大跃进时期传统钢铁厂的实际操作过程。他自豪地说这些最贫苦的农民制作出最好的钢材,他坚信其中有道德的因素,但经济因素无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还有就是,最贫穷的农民往往是最偏远孤立的,这些人从来没有停止用传统的方法来炼铁,他们在钢铁生产上拥有比较优势。


存在的问题可以相当清楚地在 12 月初的一份大体上持乐观态度的报道中看出:

在全国范围内的推动土法炼铁,很好地说明了群众运动的普及和提高两方面的作用。开始时,当群众尚未掌握必要的技术知识,并且对铁矿石的详细情况也不了解,此时的重点是技术和产量。经过一段时间的普及,2 个多月后的今天,大量的工人熟悉了初步冶炼技术和铁矿石的分类,产量已相当大。已经到了熟能生巧的时候了。小型的土高炉逐步演变成一个综合使用本地土法和国外洋法冶炼钢铁的中心。这时在全国各地,运动被提升到一个更高的阶段。(Peking review [北 京周报],1958 年 12 月 2 日,第 7 页。

可以看出,群众运动在生产钢铁方面毫无建树。是放弃群众运动的时候了:群众运动只能“普及”冶铁这种方式,实际上并不能生产出任何东西

国家经济委员会在今年年末的给出的一份报告提到很多信息。1959 年的任务是加强小型钢铁生产企业的实力和人力资源的合理安排和使用。钢铁厂应结合传统和现代的工艺,就像在商城、麻城县(都在大别山地 区)那样。交通必须得到改善,使得小企业可以方便获取所需的原材料,小企业可以按时向大型钢铁厂交付生产的生铁制品。(Peking review [北京周报], 1958 年 12 月 30日,第 6–8 页).

四种炉型

实际上近年来,无论是学者还是记者写出来的关于大跃进的各种研究,都混淆了四种不同的技术:

● 冶金工业部设计和推广的小型现代化钢铁厂。他们一直是苏联帮助建立的大型工厂的有益补充。在 1958 年 4 月做出决定,建立 13000 家这样的工厂,这无疑是个严重的错误决定,我们不确定的在这其中有多少实际完成建设,也不确定生产出何样的成品。

● 最大型的传统高炉。在如四川湖南等地区这样技术被大家熟知,这种类型的高炉不仅可以满足当地的需求,还可以向较大的钢铁厂供应生铁。

● 非常小型的传统高炉,这种类型的高炉技术工艺被中国东部各省级政府刊定成册加以推行。毫无疑问这种高炉可以满足当地的需求, 也可以向现代化工厂交付生铁, 但其缺点在于需要破坏大量的森林资源。在贫穷和偏僻地区的人们操作这种高炉的技术往往是最好的,但是从这些地区到供应市场或其他工厂的交通是个难题。我们听说这种高炉大多弃之任其生锈,因为生产出的钢铁“一点用处也没有”,我认为它生产出来的钢铁没有用处可能更多的是因为运输困难,而不是质量低劣。

● 群众运动的“土高炉”——毛泽东于 1958 年 9 月 29 日敦促农民建立的数以百万计的土高炉。该运动是一个巨大的失败,但只持续了一两个月。

1958 年 12 月发表的一篇技术论文,调查了的样本在 12 个省(市)的 104 家小铁厂的生铁生产成本。每吨生铁的平均成本 为 250 元。从山西省 108 元单位成本到辽宁省的852元单位成本,生产成本具有相当大的幅度变化。文章接着解释下四个差异:(1)高炉生产的规律性;(2)政治挂帅、发动群众、大搞技术革命(即有效地利用劳动力和燃料);(3)运输成本;(4)管理成本。这里关心的只是严格意义上使用传统的技术的钢铁厂,完全没有提到群众运动的“土高炉”。调查发现:“管理成本”,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也被称作所有者利润,占总成本的比重在 5.3% 到 30.2% 之间。

不幸的是,几乎所有研究这一时期的历史学家都认为,群众运动的建设的“土高炉”是大跃进时期唯一的高炉类型。认真分析技术问题无疑可以更好地理解这一时期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冶 金报, 1958.52: 33–35 + 30。)


举个例子:凤凰窝钢铁厂

1959 年 12 月在中国的宣传杂志上有篇文章报道了湖北麻城县(大别山地区)人民公社凤凰窝钢铁厂的情况。该公社的农民,为响应 1958 年 4 月的伟大号召,建设了数百个高炉,这种高炉是该地区熟悉传统型式。这些高炉生产出 700 万吨生 铁,100 万吨钢(应该是低碳钢,通常被称为熟铁)。到了年底,上文提到的传统的小型高炉的缺点逐渐明晰,政府开始建议在传统经验的基础上建立更大,更现代化的钢铁厂。在凤凰窝的现代化小型钢铁厂于1958 年 11 月建成投产,仍然使用0.4立方米传统的小高炉生产生铁,但使用更现代的贝西默的转炉炼钢法和轧机来处理这些生铁。至少在短期内,这种做法可能是个很好的安排,但是高炉会因为使用木炭作为燃料而出现限产情况或是破坏环境。1959 年底,大部分传统高炉已经被3立方米的小型现代化高炉所取代,想必是使用焦炭作为燃料。使用这样的小型的现代化高炉的原因,或许是使用的铁矿石为铁矿砂,这种铁矿砂难以为大型高炉所使用。但也很有可能是印刷错误,误将“30立方米”印刷成“3立方米”。

文章把凤凰窝钢铁厂作为一个伟大的成功案例进行介绍。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指望有任何其他的评价,但这个成功案例是有理由相信的。大别山地区一直是一个在钢铁生产拥有比较优势的地区,报道中清楚提到的技术细节,足以推定的该钢铁厂可以生产出质量相当不错的钢铁制品供当地消费。


1959 年 8 月周恩来总理的一份报告提到,1958 年全国共生产了1369 万吨生铁,其中 950 万吨为现代化的工厂生产。因此,我们可以计算出小高炉产量约 400 万吨,(另有四、五百万吨不能用来炼钢而可以用来制造简单农具和工具的生铁,还没有计算在内)。他还在报告中提到“现在开工生产的小高炉总容积达到了 4.3 万立方米(每个小高炉的容积在 6.5 到 100 立方米之间)”,如此看来,最小规格的高炉已不再使用,大型的传统高炉还在运行。

Daniel Houser, et al., ‘Three parts natural, seven parts man-made: Bayesian analysis of China's Great Leap Forward demographic disaster’,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69.2: 148-159.

钢铁生产的大跃进虽然整体上没有成功,但还不是灾难,如常被报道的那样。真正的灾难是 1959 年至 1962 年的大饥荒,数百万人死于饥饿,原因之一是因为歉收,另一个原因是新的人民公社运动的领导经验不足,渎职,腐败。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点击图片以放大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