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道安 钢铁生产大跃进的背景
中文翻译:杨盛

点击图片以放大

广东省的钢铁业 1845–1847 年,根据瑞典商务参赞 C.F. Liljevalch 的报告

关于瑞典在英国的工业间谍,请参阅 Industrial espionage and technology transfer: Britain and France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工业间谍和技术转让:18 世纪的英国和法国], J. R. Harris,奥尔德肖特:阿什盖特出版,1998年,508–513页。

历史学家如果对在某个地方特定的时间的钢铁工业感兴趣,那么一个有用的建议是:找到一个去过那里的瑞典人。自 18 世纪开始,瑞典的旅行者研究过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钢铁工业在瑞典的经济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因此瑞典人经常会把他们所到之处的制铁生产技术和市场情况写成详细报告报送回国。例如,我们今天所知道在18 世纪的英国钢铁行业情况大部分来自瑞典的“工业间谍活动”。

C.F. Liljevalch 曾经在广州参与过瑞典和中国之间新的商业条约的谈判,他还访问过上海和其他沿海城市。他书中的很多信息来自于近代英国和美国的书籍但是关于冶金行业的部分无疑是根据他自己的亲身观察撰写的,因为许多细节信息从没有其他的作者描述过。然而,要注意的是他书中提到的“中国”,事实上只是在广东省的情况。

有关“金属”的章节长达 16 页,有 9 页讨论“铁”。有关“铁”的讨论内容我翻译了一半左右。

中国人口众多,农业集约化,手工艺品十分丰富,几乎数不清的各种规模的航运船舶,这意味着对铁的需求是永无止境。虽然铁的需求量巨大,但在对于其庞大人口和产业的比例来说也没有超出我们的预期。

. . .

治安管理给铁的使用设置了不小的障碍。如果铁厂拥有劳工的数量比其业务的日常运作所必需的数量更多,就会引起当局怀疑和勒索。官员们给出的一个不安的理由是铁可以作为挑战现有秩序的武器,管理不力则会促使和支持省内地区发生叛乱。

因此,钢铁业的贸易必须得到当地政府给予的特许经营权,由某些商人来垄断经营。金属制品的采购和销售都受到严格的监督,经营者必须存入一个相当大数额的保证金来确保履行某些条例。铁制品的运输也需要有营业执照。铁制品的销售商家不允许向任何一人销售超过一定的额度,如果将铁制品出售给无业游民、小偷或是海盗,则他们负全责。

我希望携带一定数量的各类中国铁样品回国,却遇到了许多障碍,因为有这样的规定,不能出售铁制品给一个人超过 10 钧 [6kg]或14瑞典磅。因此,需要安排几个人分别到几家公司,来收集 1 担 [60kg] 铁制品。

中国国内遍布各种铁矿,冶炼生铁工作也是一种常见的职业。有很多大型铸造厂雇用多达 100 名工人,但没有轧机,也没有 大型铁棒制品,只生产一些小铁条。

供铁匠用的小铁条有两种规格,一次烧成和二次烧成。

. . .

[这里是一些铁条的尺寸:最大的直径有一个半升量杯的 大小,一次烧成的尺寸有 10-12.5 × 6.25 × 4.4-5 厘米和 7.5-10 × 6.25 × 3.75 厘米两种,二次烧成的尺寸有 7.5 × 3 × 3 厘米和 12.5-15 × 7.5-10 × 2.5 厘米两种]。

这两种规格的铁条都可以由普通的铁匠锻造成 20 英寸长,½ - ¾ 英寸宽,¼ - ⅜ 英寸厚[50 × 1.25–1.9 × 0.6–0.9 厘米] 的板材,进而再加工成其他各种熟铁制品,例如铁钉。

中国的铁制品很容易被加工,铁匠们使用木炭和石炭作为燃料。鼓风设备是一个木制圆筒,直径8–10 英寸 [20–25 厘 米],以 45 度的角度固定住,或是一个长方形的木盒,这两种鼓风设备都配备有活塞和一个操作工人。操作工人 1–2 分钟轮班一次,轮班的速度很快,保证活塞片刻不停。

中国的铁匠工作十分勤劳和熟练,并且他们的薪酬占据原材料和成品之间价格差的比例低得惊人,因此没有考虑使用任何形式的机械。

只有在中国才可以看到这样的火神传人,三四个铁匠每人嘴里叼着烟斗,丝毫不觉不便,手中的大锤娴熟的展示锻铁技能,铁匠的双手好似瑞典妇女的双手大小。

. . .

我们带回瑞典的铸铁样品确实为良工所造,特别是这么大的尺寸却如此轻巧。

[这里和下面作者关注的是铁镬铸造,让欧洲人惊讶的是这么大的直径 而厚度却薄的惊人。]

中国补锅匠

一位走街串巷的中国补锅匠,1850年。中国广州的艺术家 You-qua 的水粉画。(哥本哈根皇家图书馆收藏,编号:346B,33)。详细内容请参阅我写的 Chinese tinkers [中国补锅匠]。

中国人有一种修复铸铁件的传统技艺。在城镇和乡村,总会不期而遇一位随身携带小型工具设备还在吆喝的人,他们的技艺是修复旧铁锅,他们展示的这种技艺让欧洲人看来着实是令人惊讶。他们可以将一个部分残破的铁锅,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修补的像新的一样。我经常看到这样的修补工作,每次费用约合瑞典两枚半便士铜币。补锅匠使用火源和吹管将坩埚中的各种粉末熔化,将熔化后的铁水倒入一茶匙,飞快的倒在他上的毡子上,从两侧挤入要补的地方。修补过的地方几乎难以察觉,且似乎比以前更强了。

. . .

关于炼钢术,请参阅我的 ‘Some Chinese steelmaking techniques’ [一些中国炼钢技术]。

钢制品主要是在一个靠近广州的名叫佛山大城市生产的,还有在富庶和工厂繁多的苏州生产,以及其他许多地方也有生产。钢材的消耗并不少,但是作为个人的工作用具使用的比例并不高。许多工具只在刃部才使用钢材,使用起来很是轻巧。

钢制品主要是在一个靠近广州的名叫佛山大城市生产的,还有在富庶和工厂繁多的苏州生产,以及其他许多地方也有生产。钢材的消耗并不少,但是作为个人的工作用具使用的比例并不高。许多工具只在刃部才使用钢材,使用起来很是轻巧。

虽然花岗岩的雕凿需要使用很多钢制工具,但中国花岗岩的质地易于雕凿,不太消耗钢制工具。

最高质量的中国钢制品的售价为 15–20 个比索[墨西哥元]每担 [60kg],低质量的售价为7-8个比索每担,欧洲 钢制品的售价为 6–7 个比索每担。中国铁匠对此解释说,国内钢材更柔韧,易于加工,比起欧洲钢制品更耐用。钢制品最常见的形状是块状和团状。在门店零售时,被分解成小块出售。破裂的断面像铸铁或锌的断面。

从英国进口制钉用的铁棒到广东,后来也到上海。这种制钉用的铁棒的售价为4½-4⅘个比索每担;进口的最小数额、最小的尺寸的铁棒,售价也需 3¼–3½ 个比索每担。

包捆棉纱的钢铁箍带也2-2½个比索每担的价格销售给铁匠。他们将其锻造成铁棒形状,用于制钉。

以前瑞典的钢铁制品向广州出口,但近几年出口交付的量却很少。有极少数的铁匠熟悉瑞典的钢铁制品的性能。……广州的一些老铁匠,当他们看到我带的样品,连声说“好,好,无可匹敌的瑞典钢铁!”他们还说,很长的时间以来他们都没有机会使用这种材料。

. . .

对于有兴趣来此作贸易的商家,我的指南是一定要了解中国钢铁的出厂价。通过最充分的调查研究,我认为上面提到的小铁条如果到岸价低于下列价格就不能生产:

2½ – 2¾ 个比索每担,一次烧成;

3¼ – 3¾ 个比索每担,两次烧成;

和大铁棒的用法一样,这些小铁条最后还必须重新过火。

在 1847 年,瑞典铁棒制品的售出价格为 5 个比索每担甚至更多。

. . .

[从欧洲到广州交付 10 吨铁制品,运费、关税、和其他杂项费用加起来计算得到的总额是30.55英镑,这样一来,根据1比索 =  £0.22 英镑,1 英镑 = 12 瑞典元,得到交付 10 吨的瑞典钢铁价格为 699 比索 = 151.45 英镑 = 1817.4 瑞典元。作者在这里没有指明瑞典国内铁的价格,他报告的读者应该知道。]

钢铁产品的成品件很难出口的到中国,在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极低以至于机器生产并不占优势,所以进口铁件到国内来加工成为了首选。对于英国和德国运来的钢铁产品的成品件的销售价格也很难超过货值的 40%,这个情况十分特殊,所以这些商品根据 需求被重新出口到马尼拉,爪哇,南桑威奇群岛,以及美国西海岸。

本文翻译自 C. F. Liljevalch 的报告, Chinas handel, industri og statsförfattning, jemte underrättelser om chinesernes folkbildning, seder och bruk . . . [中国贸易和工业的行规及礼俗], 斯德哥尔摩 1848 年,第 117–126 页。

点击图片以放大

英文